首页 为你写一个故事

你有时间看书,怎么会没时间玩游戏

时间:2018-06-13 栏目:其他 作者:为你写一个故事

昨天有个新闻,说是著名的STEAM游戏平台和完美世界达成合作,准备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开头可能会有点无聊,如果不想看开头,直接拖过去。)


昨天有个新闻,说是著名的STEAM游戏平台和完美世界达成合作,准备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如果你还没有听过STEAM的大名,你可以把它简单的理解成电脑游戏界的APPSTORE,你可以从中购买下载各种游戏的数字正版,非常方便。(当然里面也不只是游戏,比如有个叫“WALLPAPER ENGINE”的软件就非常好用,可以自定义换各种各样好看的动态桌面)


你知道在中国,所有和文化相关的东西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查才能上架,稍微有点血腥,暴力,色情或者比较敏感的内容都无法过审,电影和出版业务早已证明了这一点——游戏也是一样,比如当年著名的《魔兽世界》的资料片《巫妖王之怒》,因为里面骷髅太多,拖了一年多都过不了审,直到后来网易接手,把所有屠杀的任务进行修改,把骷髅都补成僵尸,才得以过审。


(虽然我觉得恐怖多了。)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就不多举例了。


但STEAM很特殊,它是在一个灰色地带。


因为归根到底,它始终没有进入中国市场,还是一个国外的游戏平台,所有你在中国能找到的游戏,其实都是和全世界同步的——这个看起来很理所当然的要求,在其他所有游戏,电影,书籍层面都是做不到的——所以玩家可以通过STEAM平台,玩到全世界的玩家都在玩的那些大作,而且不是以盗版的形式,而是实实在在的作为一个骄傲的消费者在玩。(其实你下载的电影全都是盗版的。)


现在STEAM和完美合作,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很有可能也要纳入到这个体系中来,那么以后可能用STEAM同步玩到原汁原味的国际大作是不可能的了。


类比之前同属STEAM,已经正式进入中国市场的DOTA2,里面所有红色的血,全都替换成了绿色的,被玩家亲切的称为“绿翔”。还有现在大热的“吃鸡”游戏,电脑端蓝洞做的“吃鸡”游戏,说的是荒岛生存,但是腾讯网易出品的那些手游,虽然玩法和电脑端是一模一样的,但只能说自己是“砥砺自我,荒岛演习”。


当然我无意去猜测,Valve这么做是提前收到了消息,还是想扩大在中国的影响力,但我知道的是,如果你还有游戏没有买,没有玩,最近赶紧买赶紧玩了,不然以后可能你只能去3DM做一个可耻的盗版玩家,或者做一个主机玩家但没有羞羞的MOD玩了。


今天我想说的,是另一个层面的事情。


绿血


最近因为一些原因,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他们一听我在玩游戏,就问我玩的是吃鸡手游还是王者荣耀,我说不是,他们就会问那是吃鸡网游还是英雄联盟。


我说我最近在玩战神4,他们就感叹道,你玩的游戏怎么都这么小众啊。


是的,在中国,确实单机游戏玩家非常少,只要谈到游戏,就是王者荣耀,吃鸡,阴阳师,英雄联盟,DOTA2,或者最多加个之前火了很多年的暴雪系列。


但我真的想给大部分只玩这些游戏,自称“网瘾少年”,“网瘾少女”的人,推荐一下在全世界范围内同样火热的,各家大厂做的精彩绝伦的单机游戏们,它们游戏性一点都不比上面那些游戏差,而且画面,剧情上可以说是完胜。


就拿我昨天刚打完战神难度女武神之王的《战神4》为例,它全程采用越肩视角,全程一镜到底,其实就算不玩,只是在旁边看,也丝毫不逊色好莱坞特效大片。


比如最后这段。


爱与美的女神芙蕾雅为了保护自己孩子光明神巴德尔,从他小的时候就让所有事物给了他祝福,让他以后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但也让巴德尔一辈子没有任何感觉,感受不到风,水,美食,没有任何痛觉,于是他在这样的状态下越来越暴戾,越来越残暴,一心只想通过惹怒别人,试图让别人给他痛苦——但是他做不到,所以他现在只想杀了他母亲。


仔细看这视频,大场面特效就不谈了,游戏界的特效做的本来就不比电影差,关键是里面由CG人物做的人,依然有细腻的情感,里面最后每一个人的细节,说每一句话时候的语气以及他们的面部表情,可能都比没有演技的普通演员更能打动人:




注意不只是最终BOSS这段这样,而是这游戏从头到尾都是这样,其实这游戏一个人玩,其他人干脆当成电影来看,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它作为电影的观感,比某些只有特效,只有打斗的好莱坞大片好多了。


因为要知道,做一款这样的游戏,需要上百人的团队,用大几千万美金的成本(有的甚至上亿美元,而且这些钱都是实打实用到游戏制作中的,没有演员的巨额片酬),花费3-4年的时间才能做出来,有的大制作游戏,其编剧团队就是好莱坞最顶尖的编剧团队,所以剧情比电影好也实属正常。


当然,《战神4》这种是类似电影的游戏,还有类似书的游戏。


比如我最喜欢的游戏是《巫师3》(应该翻译成《猎魔人3》),说的是一个变种的狩魔猎人,在斯拉夫神话中冒险的故事。


在游戏里玩,就像在中世纪欧洲冒险


这游戏本身就是根据波兰国宝级小说,被称为“波兰的魔戒”的《猎魔人》系列改编的,而且游戏内的文本量,达到了惊人的50万字,甚至于你在里面路边捡到的每一本书,里面都有完整的故事,你和路边每个人谈话,它和你的对话都有配音,而且都不一样。


整个就是一个《西部世界》。


这游戏绝不是无脑砍砍杀杀,虽然其战斗系统也很好,但战斗并不是它的主要玩法,中间有很多两难的抉择,很多人的情感,人性的复杂,都体会的淋漓尽致。


庞大的文本量给了游戏极其丰富的内容,玩完游戏你会怅然若失,就像刚看完一本很长的冒险类小说一样。


可能这也是为什么该游戏拿了游戏界奥斯卡,VGN GDC IGN GS都给了它最佳。


玩家说,CDPROJECT(制作公司)这公司真的蠢,这一款游戏的内容量抵得上别人三部曲了,为什么不拆成三部卖还能赚更多钱。玩家笑着给这个公司起了一个外号,叫。


波兰蠢驴。




说了这么多,其实你们应该明白,游戏的世界远比“吃鸡”,“英雄联盟”,“DOTA”,“王者荣耀”,“CSGO”等这些游戏宏大,而且还要宏大得多。


事实上如果你听到一个人说自己“完全不爱看电影”,“完全不看电视剧”,“完全不看小说”,你一定觉得这个人是没有挑到适合自己的,自己喜欢的电影,小说。


其实游戏也是一样。


说白了,游戏就是在光影艺术上,多了一条互动,也就是说游戏制作者可以设定规则,来完成一个游戏世界。所以其实什么样的游戏都有。


比如你只爱看小说,不想战斗,也不想冒险,那可以玩“文字冒险游戏”,这种游戏其实就是在看书,只不过这个书有声音,有图片,而且它的剧情是可以选择的,你可以通过选择书中主角的行为,来左右之后剧情的发展,不同的人,选择了不同的东西,可能看到的故事就完全不一样,给你营造更身临其境的感觉。


如果你喜欢策略,喜欢成为一个做神的感觉,那也有那种策略游戏适合你,比如早年有一款我已经忘了名字叫“红与黑”还是什么的游戏,你可以扮演一个神去管理自己的人民,你必须做出抉择。


比如有个村子感染了瘟疫,你需要去解救他们,防止瘟疫扩散;你可以作为医生,一个一个去治疗,也可以找药,投到井里让他们自愈;当然你也可以干脆把整个村子的人全杀了——一切取决于你的想法。


甚至于电影界有纯艺术的电影,小说界有纯文学的小说,游戏界其实也有这种纯艺术性的游戏。


比如下面说的这个。



“现在一说到连续玩四个小时的游戏,大家基本上都会说没有时间;但是他们会有时间读四小时书,或者看一部电影。”


“之所以我的朋友还在读书、看电影,是因为那些书籍和电影给他们生活带来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光彩。早期的时候一说起游戏,都觉得是毒害青少年;现在人们说起游戏行业,都会说这行很赚钱。但是人们从心底里尊重你吗?我觉得不是这样。


我是希望在退休之前,如果你跟别人说你是游戏设计师,就像今天说你是建筑师、电影导演、作曲家或者说你是医生一样,会得到全社会尊重的职业。这是我最大的梦想。”


著名华人游戏设计师陈星汉曾经在一次采访中说了上面那些话。


他认为“游戏”的概念所包含的东西应该有比现在意义上的游戏大得多。


如果说小说用文字,广播用语音,电影用镜头在表达创作者心中的艺术,那游戏就应该用一种完全不同于单纯的文字,图像,音乐的方式来表达创造者心中所想。那应该是一种更深邃也更直接的艺术——比如让玩家完全代入其中,用人和人,人和自然的交互去表达游戏制作者心中的理念。


所以他用和现在所有游戏都不同的理念做游戏,在接连设计出《云》,《浮游世界》,《花》等带着浓浓禅意的作品后,陈星汉于2012年开发出PS3平台上堪称神作的《风之旅人》,并在第13届国际游戏开发者大会上成功摘下包括“最佳年度游戏”,“最佳视觉艺术奖”,“最佳音响效果奖”等6项大奖。很多玩过《风之旅人》的人表示通关后,回头再看英文游戏名《journey》(旅途)难以抑制得想哭。

“艺术品。”

他们如是说道。

Journey


在这款游戏里,你只能控制移动、跳跃、触发机关和剧情,没有攻击、没有装备道具。


你的身上有一条形似围巾的绸带,游戏里有很多飘动的布幡,你能够能从它们那获取跳跃和飞行的能量,沿途收集的能量越多围巾就越长,意味着你能飞得更高更远。


在同一场景中最多出现两个玩家,随机出现,他可能来自任何一个国家,对于他的身份信息你一无所知,从6岁的小女孩到50岁的大叔都有可能。你们交流的唯一方式就是发出单一的共鸣声,听起来像“布谷”,同时身体上方闪出一个亮光符号,很远都能看见。


当你们靠在一起共鸣时,可以为对方的围巾补充能量。


但是游戏中没有好友功能,你既不能给他发消息也不能对他说语音。事实上,在玩游戏时,玩家最大的感受就是孤独,平静以及敬畏。在漫天黄沙中,在纷纷大雪里彳亍前进,没有敌人,没有集体,有的只是一个没办法与之交流的另一个玩家——即使他是你这辈子的True Love,你也只能围绕着他转圈,或者跳一跳表达自己的喜悦。

游戏开始于漫天黄沙之中



游戏始于一个电影般长镜头,掠过漫漫黄沙上日光留下的熠熠光泽,最终落于远山——那是游戏的终点。游戏并没有明显区分章节和关卡,但是根据场景的不同,还是可以区分成五个不同的阶段——沙,谷,塔,雪,山,以下是知乎用户@Gromit关于《风之旅人》的介绍的节选,如果要看全,可以去知乎搜索。



【沙】


旅程的第一个情境是在苍茫荒漠之中茫无目的地行走、感受游戏画面和场景带来的极大震撼。一个人,世界看不到头,零星有些墓碑(不确定),断壁残垣,除了风声什么也没有,除了足迹什么也没留。,这种感觉有点像《WALL-E》的前二十分钟。


旅途能够完全让你沉浸在这个孤独的意境中,但很平静,总有一种好奇让你穿越一个一个场景。直到有一刻,突然从你的上空越过一个装束和你一样的人,整个人都精神振奋起来。世界上第二个人!唯二的两个人!仿佛无尽漫长的时间之后你们遇到了,无法说话,没有肢体,你对他发出一声鸣叫,他回复你一声,尽是如此已足够让你兴奋不已。但这个看起来很美的开始,却未必有期待的故事而至。


这不是既定的游戏设置,这是世界上两个真实存在的人,你永远不知道对一头的ta是谁,在想什么。此时的情境有两一个分支,跟他一起走,或是一个人离开。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会一起走下去。但意外总是难免的,最残酷的遭遇是“妾心如水,良人不来”,另一个人完全将你无视,来去匆匆,空余你追逐等待。


无数的人无数次在沙丘顶端的怅然回望,无法抉择。沙丘这一边是飞舞的布幡要引领你去机关位置,你害怕错过之后在这个世界里找不到方向;另一头是你刚遇到的那个人,你心里不断念到“过来,过来”,不停发出鸣叫和信号,他却不为所动。当你遗憾的离开,又不时回望,已经远得看不见身影。当你带着失落一人前行,突然在前方看见他的身影。情感如此的飘摇起落、纠结反复。


这就是《Journey》,在三分钟时间里建立的情感牵挂,比三年的普通朋友还要强烈。


倾泻而下的沙墙横亘在天地间,浮现出神秘的启示,缓缓拉开一条走廊,尽头的隐隐有光芒。宏大的场景、飞舞的布幔、古老破败的神迹、形单影只的你,或者若即若离的你们。


上面这句是旅程中的一个片段,景与情恰到好处地相互映衬。你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走散,你在游戏中的沉浸,已经从游戏的场景,转向你的同伴。两人一起参与,却不知道是不是你陪我到最后。



游戏中有很多梦境、隐喻,有高大的长袍者,在梦境中与我相视凝望,默默无语片刻即逝,我将其视作主人公的父辈。每个场景过度画面都会浮现出一副壁画,像是在讲述历史,为你引路。


《Journey》的剧情并不明朗,模糊的象征,支离的线索。在网上有各种各样的解读,不去解读的人更多,就如同我,但这不妨碍你体验和理解游戏。


在最后的最后,我们终于登上一直指引着我们的那束光所在的神山。这是整个游戏最震撼的场景,在这个场景中行进速度太快,地图转换太跳跃、画面太漂亮、飞行体验太飘逸,很容易让两人走散,很多次两人一起走了那么远,却在最后走丢了。在山巅苏醒的那一刻,每个人都想着他还会一起过来吗?当他再次出现在你身边时,务必跟紧他。最感人的是失散之后他竟然在山巅等你,与你一起结束整个游戏。


在【山】中泪点太多,因为你知道当你们并肩走向白茫茫的终点后,那个人就再也不会回来。这是完全随机的系统,你可以重复很多遍游戏,再次遇到的那个人,都不是此刻的那个ta了。



最后,如果你要去体验Journey,那么我祝愿你遇到这样的人,用雪的纯净为你画一颗心,我相信你也会被感动到的。


而在外国的热门评论里,一位玩家这样写道:“这不仅仅是一款游戏,这是艺术,是美好的,高雅的事物。是由像素组成的情绪,带着温度”

“愿永远在《旅途》中”


最后,这位玩家如是说道。



它就像一场漫长的恋爱一般,如果你没有带着读一本书,看一部电影的觉悟去看它,你不会感受到它的美。玩完以后,最大的感受可能还是——“好孤独啊”。


是,无论作为个体还是整体,人类都生而孤独。


作为整体,我们被困在钢铁森林里,被困在麦田,黄沙,草原,大海里;被困在这个巨大的蓝色星球上。宇宙中肯定有别的文明的存在,然而我们知道我们永远都不会见到他们,人类终究孑然一身,在这个世界上孤独地行走——即使见到那些文明,又怎样交流呢?


而作为个体,世界上又从来没有人可以一直伴随着我们走下去。没有人能真正理解另一个人。


我们每个人都像《风之旅人》中那个独自踏上旅程的小红帽一样,在这个世界上孤独地行走着。也许有人会来陪我们走上一段路,也许下一秒它就会消失——你理解不了他,他也理解不了你,但这并不妨碍你们之间互相扶持,成为各自的羁绊。


想到之前写的那段话:


世界上没有任何两个人之间是互相理解的

很久之前我看到雷斯林对他哥哥说:


You cannot follow me, cannot observe 
The landscape of cracked mirrors in the soul, 
The aching hollowness in sleight of hand. 

But, you love me


当时差点哭出来。

亲人,爱人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在于

——他们理解不了你,但他们还是爱你。

小孩才奢求理解,成年人只在乎爱。




“你是谁?”

“你将去往何处?”

“你将和谁一起走?”

“最后你还会遇见他吗?如果遇到了,你将报之以何?”


本来推送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但除了这些以外,我其实还有一个更大的理论。


地球上的人类在不断增加,地球的资源其实是越来越少的,而我们在星际中寻找殖民地的想法,因为巨大的能源消耗,始终不可能解决大部分地球人吃喝拉撒的问题,长此以往,在资源越来越短缺的未来,势必会发生新的一轮世界大战或者很多惨剧。


要知道古代几乎每一次战争,王朝交替,其实都和土地养不活那么多人口有关。


怎么解决?最好的方法显然就是减少每一个人的能源消耗,让每一个人除了补充基本的营养以外,大部分时候都一直睡觉,活在梦里,显然是最好的。


那到时候,游戏可能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就像《头好玩家》或者更先进一点的《刀剑神域》。


活在梦里


就像上面说的那样,做游戏就是制定规则,其实我们现实世界就是由一条条规则组成,从高处落下会死,不吃东西会饿,所以能自由的制定规则本身就是创造世界的第一步。


活在梦里的好处有很多,比如说现实世界里,无论我们怎么说平权,怎么说人人平等,其实每个人生来还是会因为自己的肤色,相貌,身高,嗓音进行相互评判,我们其实还是困在上帝给的躯壳里,这身躯壳可能是另一个层面的,阻碍人和人互相理解的“巴别塔”——但如果是在游戏世界里,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自定义自己的样子,所以大家都不会在意那些外在的东西,可能更会在意内在的,造成你自己的那些东西,会更加触及灵魂。


这是人类自己给自己修建的伊甸园,在里面生活没有灾难,没有疾病,没有痛苦,没有饥饿,你就是你想要的,你可以选择你想要生存冒险的世界,就像一头特立独行的猪。


尼采在上个世界初说上帝死了,但其实到现在上帝还活得好好的,只有到那时候,我们才能说通天塔已经修成,上帝已死,人类万岁。


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END-

我是雷斯林,我回来了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图片即可查看】


尊重女性,从少用“被RI”开始

人民看似热爱自由,其实只是痛恨主子


人类是狗的好朋友?不存在的!



回复“晚安”可以看到一篇以前写的发不出来的文章

性瘾者

标签: 时间玩游戏看书你有怎么会

相关文章

微信热点文章